陕西:10岁男孩开着带警徽巡逻车狂飙

网友拍摄的视频里面能够看见男孩驾驶着巡逻车

被过路网友拍下并发到网上,交警部门介入调查

10岁左右的孩子不仅开着巡逻车,还上了三环,你信吗?20日晚上,西安有网友在西三环上拍到这令人震惊的一幕。

网友称巡逻车上有警徽标志

12月20日晚7时49分,网友“梓翔小-baby”发微博称:在西三环六村堡附近,有一名10岁左右的男孩驾驶着一辆有警徽标志的巡逻车在狂飙。网友同时还发布了一段31秒长的视频。

视频里面,网友驾车在路上行驶着,看到这辆巡逻车后他有些吃惊,除车身有明显警徽外,巡逻车后贴有数字“2”。路面上有三个车道,巡逻车行驶在中间的快车道上,旁边不断有大车驶过,巡逻车则在行车道上左摇右摆,很不稳当。

巡逻车很快就行驶到最右边车道上,网友加速上前,行驶到中间的车道上,和巡逻车并排,然后他看到了驾驶这辆车的是一名10岁左右的男孩。网友问男孩“你开的谁的车,开慢些”时,男孩转过头回答了一句,还指了下前面,然后突然加速向右边驶去,险些撞上最右边的护栏。

通过视频可以看到,这辆巡逻车共有3排座位,车头和前两排座位左侧都有警徽的标志。

西安和咸阳交警都未接到报警

昨日下午,华商报记者联系上视频的发布者李先生,他说,事发时间是20日晚7时30分左右,他看到男娃开着巡逻车时,先是震惊,随后是担心,“是在西三环六村堡附近,速度约为40公里/小时,他开着这辆巡逻车还和一辆三轮车发生了碰撞,三轮车停下来后,打起了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在报警。”

西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未央大队民警称,20日晚间未接到类似的报警。西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也称没有接到报警。因为西三环六村堡附近还有一段道路属于咸阳交警的管辖范围,昨晚,华商报记者联系上咸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对方也称未接到相关报警。

一位民警看了视频后说,男孩驾驶的应该是一辆电动巡逻车,这种车现在西安的派出所和交警方面很少使用,有可能是景区或者是大型企业内部的巡逻车。这种车严禁无证驾驶,应由专人驾驶,且必须具有《机动车驾驶证》C1证照以上资质,电动巡逻车应在规定的任务区域内行驶,不得到主干道和任务区域外行驶。

据了解,警用电瓶车都有Police和公安字样,还有警灯,民警分析这并不是一辆警用巡逻车。

华商报记者昨晚和西三环六村堡附近的派出所联系,其都称没有电瓶车。

西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相关负责人称,未满18岁的公民是不能考取驾照的,所以无论怎么样,这么小的孩子驾驶电动巡逻车肯定违反规定,希望其监护人能够加强监管,不要等到意外发生时再后悔。

全国多个省会城市发生出租车罢运事件

中新社北京1月13日电 13日,中国多座城市再现出租车罢运,令本已沸沸扬扬的“专车之争”再度升温。

中新社记者13日从多位接近四川成都交通运输部门和出租车行业的人士处获悉,12日和13日两天,成都市内均出现了出租车集体罢运的事件。

元旦以来,已有沈阳、南京等多个省会城市出现相似的场景。出租司机为何走上街头,罢运当中表达了怎样的诉求?

中共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日前针对1月4日沈阳千余出租车罢工发表评论,道出了内情:“长期以来,出租车号被公司垄断,行业发展畸形:车辆长期不增加,加剧打车难;高额‘份子钱’一本万利,而司机处于绝对弱势地位。出租车领域改革势在必行,市场的事,应让市场说了算。”

俗称“专车”的约租车,是一种可以通过手机软件实时叫车的服务。中国官方规定中允许其存在,但禁止私家车接入运营——这被认为动摇了专车产业的根基,因为目前正规租赁用车储备极其有限,大多数专车严格意义上均属于“黑车”。

但,更多网民似乎认为专车“存在即合理”,同时许多人认为由于出租车牌照垄断造成司机需要缴纳高额租金的现象不合理。

在微博上一项截至13日晚间共有6178人参与的投票当中,对于近期多地出租车罢运的原因,73%的网民投给“出租车行业垄断导致份子钱太高,师傅收入低”,51%的网民投给“专车是个好东西,竞争打破垄断,提升服务质量”。

曾经亲身体验过专车软件服务的中国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表示,感觉专车服务很好,车上还提供上网服务。

记者注意到,由于司机可获得高额返现,以及乘客可给司机点评打分,刺激了司机主动提高服务水平。一些专车上甚至提供充电宝、数据线、点心等温馨服务,令习惯了冷冰冰的打车体验的内地乘客倍感新鲜。

专家指出,打破出租车行业垄断势在必行;对于专车这一新生事物,应采取堵不如疏,因势利导规范发展的路径。

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指出,在涉及民生的领域打破垄断是改革的重要抓手,虽然会遇到利益集团的阻挠但却能使多数人受益,增加社会对政府推动改革的支持和信心。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认同上述观点。他表示,支持打破出租车公司垄断,以及反对对出租车司机的剥削。

官方媒体央视特约评论员杨禹表示,政府早就不该再为设定城市出租车数量门槛而操心。归根结底,出租车行业管理制度改革,是化解当前出租车市场所有矛盾的最重要钥匙。“它不改,其他怎么改都是隔靴搔痒。它改到位了,其他矛盾或可迎刃而解。”

医疗公司伪造医院官网 雇人冒充医生诱导患者

电话咨询员在墙上挂镜子,据称可帮助自己保持自信。

近日,有读者反映,北京三德伟业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三德伟业),雇用员工伪装成公立医院医生,通过网络和电话向患者推销自己经营的医疗技术,并和特定医院的特定科室合作,诱导患者到这些科室就诊。

  为探求真相,京华时报记者应聘后进入该公司咨询部卧底调查发现,读者反映情况属实。另外,该公司还自设多个网站,假冒公立医院的官网。由于存在合作关系,公司还可以联系医院安排患者床位。

  □调查

  1伪造公立医院官网

  网络咨询员自称医生

  记者入职时,公司员工周奎(化名)告诉记者,三德伟业目前和北京5家公立医院有合作关系。三德伟业的咨询部分成5个部分,分别针对5家医院提供咨询服务。大部分患者都是通过网络搜索,进入公司自设的上述5家医院的“官网”掉入陷阱的。三德伟业有专门的网络部负责这些虚假网站的搭建和维护。近一个月以来,通过手机百度搜索进入三德伟业伪造的其中一家医院官网的人数为9400多人。这些人当中,93%以上受到了网络咨询员的邀请。

  由于是三德伟业自己设立的网站,每一个上网者,在三德伟业的网络后台都能看到。在网页的下部有一个对话窗口,患者一旦点击,三德伟业雇用的网络咨询员就会粉墨登场。三德伟业招聘的网络和电话咨询员只要求大专文凭,记者卧底期间遇到的几十名咨询员均无医师资格证。多位咨询员向记者证实,每个医院都会有至少4名网络咨询员,至少90%的咨询员都没有医师资格证。

  但是,网络咨询员登场的第一句话就开始自称医生,并向患者了解病情。其实,网络咨询员的问话都有固定的模板。而且通过网络技术,患者在对话框内打字的过程可以被实时监控,患者没打完字,网络咨询员基本就可以猜到患者要说什么。因此,网络咨询员的回话都很快,公司要求30秒内,咨询员必须回话。

  网络咨询员的任务是,了解患者的基本信息,对患者病情属不属于合作科室的治疗范围做基本判断。最重要的是,拿到患者的手机号,以便电话咨询员和患者建立长期的联系。

  网络咨询员从患者处“套到”一个电话,就有2元的收入。如果该患者到医院成功挂号,网络咨询员另外可以拿到20元。如果该患者成功住院接受治疗,网络咨询员另外可以拿到60元。如果网络咨询员要到电话的成功率和总数达到一定标准,公司每月还会给予一定奖励。比如,每月要到电话280到300个,成功率达到50%,每月公司奖励1000元;每月要到电话240个以上,成功率达到47%,每月公司奖励500元。

  因为工资和业绩挂钩,网络咨询员一天8小时几乎一直盯着电脑,等待患者“上门”。一个刚入职的网络咨询员一天就可以发起40多起对话。部门领导李芳(化名)告诉记者,加上每个月2500元的底薪,一个一般的网络咨询员一个月可以拿到5000多元,干得好的可以拿到8000元以上。

  2

  贬低其他医院及疗法

  向患者推荐特定科室医生

  网络咨询员拿到患者的电话后,会登记在一张登记单上。登记单上除了患者的电话,还有患者的姓名、年龄、基本病情等基本信息。这些登记单会汇集起来,分配给各个电话咨询员。每个医院会有10个左右的电话咨询员,每个咨询员手里会固定有四五百张登记单。电话咨询员会反复给这四五百名患者打电话,直到患者到医院就诊,或者屏蔽电话咨询员的来电。电话咨询员刘畅(化名)说,曾经出现过,有的患者反复被咨询员打电话催促去医院,不堪其扰只能报警。电话咨询员的电话号码有时也会被警方屏蔽,但是部门主管会给咨询员迅速更换号码。

  “你好,我是XX医院的X医生。”电话咨询员首先会表明自己的医生身份,然后会告诉患者登记单上记录的信息,以取得患者的信任。获得患者信任后,电话咨询员开始向患者推荐三德伟业经营的医疗技术,并推荐患者到特定科室找特定医生就诊。与此同时,咨询员还会贬低其他医院和其他治疗方法,提醒患者不要被北京的医托所蒙骗。

  以一家与公司的DSA项目有合作的医院为例,电话咨询员会向患有股骨头坏死疾病的患者推荐DSA介入治疗,就是在影像学方法的引导下采取经皮穿刺插管,对患者进行局部药物灌注、血管栓塞或扩张成形等“非外科手术”的诊断和治疗方法。该治疗手段与目前国内主流的关节置换手段不同,因此电话咨询员会向患者灌输关节置换的缺点和DSA的优点,并告诉患者DSA这种高端技术只有在北京才有。说服患者采用DSA介入治疗后,电话咨询员又会向患者推荐到医院找特定医生进行治疗。

  在三德伟业的官方网站上显示,北京三德伟业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专业从事医疗投资管理、医疗战略与创业投资、医院托管、重组及新技术推广等,逐渐形成以北京多家大型三甲医院为核心、覆盖全国多个省市及地区三甲医院的业务规模。公司目前推广的医疗项目包括:DSA介入治疗项目、SCT干细胞项目、免疫细胞治疗项目、胃肠镜检查项目。这些技术都是目前医学界公认的成熟技术。周奎说,现在在市场上兜售这些技术的也不止三德伟业一家公司。

  对于一个电话咨询员“菜鸟”来说,他需要在短时间内熟读三德伟业提供的名为“咨询简摘”的医疗知识小册子,并且通过拜听大量成功诱导患者到院治疗的模范对话来学习。在“菜鸟”们接受培训时,明确要求他们要习惯用某医生来称呼自己,“不能在咨询的时候出现迟疑,一旦迟疑可能就让患者失去信任”。平时,各个电话咨询员彼此称呼也用某医生来代指,不再称呼真名。

  “菜鸟”在培训时被教导,电话咨询员的首要任务是让患者进入指定医院的指定科室进行就诊,最好能够住院接受特定医疗技术的治疗。为了完成这一任务,电话咨询员一般会给患者提供自己的手机号,提供随时的咨询服务。他们还会持续“回访”,反复给患者“洗脑”。在一张名为“话术”的A4纸上,详细记录了从问诊到推荐特定医院特、科室和疗法的“洗脑”流程。这张“话术指导”被大部分电话咨询员贴在自己工位最显眼的位置上。

  刘畅告诉记者,一个患者到医院挂号,和他联系的电话咨询员能够拿到80元,如果该患者住院接受了治疗,电话咨询员能够拿到400元。一个成熟的电话咨询员,月收入过万是很正常的。

  3合作科室有专人负责

  医生与咨询员随时互通消息

  部分患者听信了电话咨询员的“忽悠”来到医院,只要他们稍加核实,就会发现推荐医生所属科室与咨询电话中宣传的不一样等破绽。有患者在挂号后,及时发现了问题,没有住院治疗;这时,三德伟业的电话咨询员会及时得到患者没有住院的信息,然后再次给患者打电话,试图说服患者打消疑虑。刘畅说,电话咨询员之所以能够及时得到患者信息的反馈,是因为科室内有专门的医生负责与三德伟业互通消息。

  记者以患者身份进入其中一家医院就诊也证实了这一点。记者在完全没有收到电话咨询或者网络咨询的情况下,来到该医院挂号,找到公司电话咨询员指定的医生。记者随口描述了一下自己亲属脊髓损伤的情况,并表示只咨询,暂不治疗。该医生在挂号纸的背面记下了记者“家属”的病情和记者的联系方式。记者离开诊室10分钟以后,就接到了一名自称“冯医生”的电话,并能够详细复述记者刚才描述的病情。同时,这位“冯医生”给记者提供的所谓官方网站和电话号码,就是三德伟业制作的网站和三德伟业咨询部的一部座机号码。

  三德伟业针对的主要患者来自北京以外的地区,因为一旦发生纠纷,北京本地人更加“难缠”。出于同样的理由,他们也不愿意接触军人患者。因此,很多外地来北京就医的患者都面临着患者住院和家属陪床的问题。由于三德伟业的“努力”,和他们合作的科室越来越红火,逐渐面临床位不够的情况。针对这一新情况,电话咨询部门的主管王华(化名)说,电话咨询员要尽量劝患者家属住进医院附近的小旅馆。如果患者没有床位,他们也会及时和医院的医生沟通,尽量在住院部走廊或者其他科室的病区进行安排。如果实在安排不了,电话咨询员可以告诉患者,减免300元的治疗费用作为补偿。

  在每一个电话咨询员的工位上,都贴着一张写有科室部分医生手机号和科室QQ号的通讯录,以方便联系。电话咨询员和医生交流的内容,除了临时安排床位之外,还会请医生帮助判断患者情况是否适合被推荐疗法。医生也会及时将患者到院治疗的情况反馈给电话咨询员。

  4非主流手段费用较高

  患者被忽悠或要多花数万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医生表示,医疗公司和公立医院的科室之间有合作关系并不少见,经常有一些医疗公司的员工直接来到诊室里面和医生个人谈合作。而这种合作往往包括新药的使用或者新型医疗技术、设备的使用。在合作中,愿意合作的医生往往也会从中抽取提成。比如医生开给病人一种新药,他拿到的提成大概可以达到药价的5%左右;医疗技术和设备的利润更大,这个比例可以达到10%-15%。因为医生在合作中存在种种诸如此类的个人利益,他们也自然愿意把患者的信息反馈给合作的医疗公司。另外,北京大部分医院的热门科室都是“一号难求”,根本不需要合作的医疗公司帮助他们招揽患者。需要帮助的,往往是一些医院的冷门科室,或者从大科室细分出去的、成立不久的科室。这些科室往往有一两个年纪较大、职称较高、有一定知名度的医生做招牌,配以一些从外院聘请的医生。他们主张的治疗手段也往往是在医学界不那么主流的,手术风险小,且住院周期都较短,治疗的费用又比主流的治疗手段要高一些。

  以DSA项目为例。北京某医院骨科刘医生说,目前治疗股骨头坏死的主流手段是关节置换。由于置换的关节材质不同,患者治疗单侧股骨头坏死的治疗费用从3万元到6万不等。在全国大部分二三线城市,这种手术都可以进行,且费用最低可以降到2万左右。置换后的关节至少可以在患者体内使用15年,其间患者生活完全可以自理。而且患者可以进行二次关节置换,其正常生活的时间可以延长30至60年。而如果患者听信了三德伟业电话咨询员的“忽悠”,来到北京采取DSA项目治疗,也能够达到不错的治疗效果,但是花费会大幅度增加。DSA项目治疗单侧股骨头坏死的费用是3万左右,加上患者及其家属在北京的生活费用、路费、患者接受治疗后两三个月休养期的护理和康复费用,总计将达10万元左右。多花出数万元,对于一个二三线城市的工薪家庭来说,应该算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反馈

  正规医院不会推荐指定医生

  据一家相关医院信息科的工作人员介绍,该院的官方网址近几年一直外包给一家公司运营管理。由于近期合同即将到期,医院或将收回该网站的管理。如遇外地患者想通过电话咨询,工作人员会把患者引导至医院的门诊台,患者可在电话里说明自身的病情。患者可通过医院的官方微信或拨打114、95169等预约挂号,在这一过程中患者需提供自己的个人信息。门诊台的专业医护人员会为患者推荐相关科室,但并不会推荐必须由哪位医生会诊,也不会推荐具体的诊疗方案。

  医院信息科的工作人员解释说,他也确实看到网上有一些伪造医院的假网站。但是,作为医院确实没有余力去处理这些网站。医院只能盼着工商局或者公安局来处理。希望患者能够记住医院的官方网站和电话,用来甄别那些虚假网站和电话。

  □说法

  口头以医生自称算作虚假宣传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医疗纠纷法律事务部律师白飞云说,按照我国《执业医师法》的规定,医师在执业活动中具有关心、爱护、尊重患者,保护患者隐私的义务。医生出于商业合作的考虑,如果向院外的一些公司透露患者的病情,显然违背了医生的执业义务。但是,目前我国法律虽然规定了这项义务,对于违反了该受到怎样的惩处,还没有明确的规定。而且,如果医生只是口头向其他人泄露患者的病情,在法律上也难以取证。因此,在实践中,很少有患者就医生泄露病情这一项,对医生提起诉讼。这也是部分医生有恃无恐的原因之一。

  白飞云律师表示,在她接触的案例中,确实碰到过类似三德伟业这样的医疗技术或产品的公司,其销售人员为了推销自己的产品,伪装医生身份,博取患者的信任。在这些案例中,情节较轻的是销售人员口头以医生自称,这样公司只是算作虚假宣传。更有甚者,销售人员会伪造医师资格证或者医院的公章,那么就可能涉嫌冒充国家工作人员等刑事犯罪。如果消费者因为公司的虚假宣传而受到财产上的损失,可以向工商局投诉,或者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公司退还自己的财产或者索要数倍赔偿。如果消费者向法院提起诉讼并胜诉,法院会给工商局下达一份执法建议函,工商局将参考执法建议函对公司进行相应的处罚。

  北京市工商局12315热线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遇到虚假宣传的公司,工商局会首先取缔传播虚假信息的网站,然后视情节轻重,对公司处以罚款、停业整顿、吊销营业执照等处罚。因公司虚假宣传而利益受损的消费者可以向工商局反映情况,工商局可以帮助消费者挽回损失。

房东8岁儿子疑遭60岁男租客猥亵 嫌犯被民警带走

  7月15日,在市中区党家庄街道,发生了一件令人惊诧的事情:一名8岁小男孩疑似被一名60岁男租客猥亵,导致小解困难。事后,孩子家长报警,嫌疑人已被民警带走。
  16日上午,事发男孩家中正在装修,几名工人均听说了男孩的遭遇,但均不愿意多说。此时男孩的父亲郑先生回到家中,他告诉记者儿子精神受到刺激,正在休养。“昨天晚上孩子玩回来,身体就不舒服,经常上厕所,一小时就去了二三十回,他妈妈问他咋了,他老喊下体疼。”
  郑先生的妻子一再追问,但得到的答案让两口子惊呆了,“孩子说自己被人猥亵了,”郑先生说,儿子口中那个猥亵他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们家的房客老于。据了解老于系济宁人,在附近工地干活,已60岁,有儿有女,事发当天他租住在此处才两天。出事后,郑先生先去楼上与租客理论,随后便报了警。据他透露,老于被民警带到派出所后,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一名陪同老于前往派出所的工友称,事后他从老于口中得知,事发当天下午,房东的儿子上楼来找熟睡的老于要自行车钥匙,准备骑车出去玩,“第一次他没给他,第二次孩子就从他兜里自己拿了钥匙,老于不同意就追出去了,之后碰到了孩子的裤裆。”工友称,这是老于在派出所的原话,但具体情况,由于事发时大伙都不在场,谁也不好下判断。
  对于此事,党家庄派出所民警表示,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之中。

男婴出生5天遭遗弃 父母:我们是学生不懂事

图为发现弃婴的石凳。 新快报记者 毕志毅/摄

出生仅5天的男婴被遗弃。 (受访者供图)

怀胎十月,一朝弃之。前晚9时许,广州荔湾区芳村陆居路西小区,一名出生仅5天的男婴被遗弃在一张石桌上,随身纸条自称“我们是学生不懂事,求求好心人把他抚养成人”。所幸,男婴经医院检查并无大碍,目前已经被送至广州市社会(儿童)福利院照顾。

男婴被弃之于石桌上

梁先生居住在荔湾区陆居路西小区,前晚9时许,他路过小区内一栋居民楼时,突然听到一阵婴儿的哭声。“当时我还以为是小猫在叫,走过去一看发现有个BB,我就马上报警了。” 梁先生说,婴儿被放在一个橙红色的塑料脸盆内,身上盖着白色的毛巾,盆内还有一个黑色塑料袋。

“塑料袋里装着纸尿片、奶瓶和奶粉,旁边还有一张字条。”梁先生回忆说,字条上写着“小孩很健康,5日了,求好心人收养这个小男孩,本人是学生不懂事,求把他养大成人”的字样。“他当时哭得很厉害,警察来之前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很多街坊就围过来帮忙。”梁先生说,自己的母亲见状抱起了男婴,不久就将他哄睡了。警方到场后,男婴被送至附近医院检查。

经检查无健康问题

昨日上午10时许,新快报记者在现场走访发现,男婴被遗弃处系小区内一处小型活动场地,附近过往的居民较多,婴儿被发现的石桌则正对着街坊陈姐家的大门。“我昨晚8点多回来的时候还什么都没有,平时这里人很多的,他们(遗弃者)可能是希望早点被人发现。”陈姐说,弃婴的地方没有直接的监控,事发前后她也没注意到疑似遗弃者出现。

荔湾区人民医院距现场仅一街之隔,该院党政办一名工作人员向新快报记者证实,该院昨晚确实接收了一名男性弃婴,经过儿科医生的检查,婴儿出生约5天,各方面生命体征都很正常,但没有其更详细的资料。据知情人士透露,警方在现场发现了男婴的上述随身物品及其家长遗留的纸条,目前具体情况有待调查。

昨日下午,位于天河区龙洞的广州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通过市民政局回应新快报记者称,男婴在今早已被送往该福利院照顾,其各方面均正常,但福利院暂不方便接受媒体采访。

专家看法

缺乏母爱会对孩子身心造成伤害

“婴儿的父母在街头抛弃孩子,一方面是他们缺乏足够的性教育,在发生性关系时没有采取足够的保护措施,发现怀孕以后又没有正确对待,生下宝宝后还选择逃避,这都是性教育和性知识缺乏的体现。”昨日,纽诺育儿首席专家王荣辉认为,弃婴的父母缺乏对生命的尊重。“尽管刚出生的婴儿还不会说话,福利院可以给予生理上的照顾,但如果缺少了母婴关系中母亲的关爱,会对孩子的身心造成很大的伤害。”

律师说法

涉嫌遗弃但还未构成犯罪

针对此事,广州律师廖建勋认为,虽然男婴的父母做出了遗弃小孩的行为,但如果其还未成年的话,那么还不至于构成犯罪。“如果遗弃者是未满16周岁的学生,那么他(她)是没有抚养能力的。”廖律师说,要构成遗弃罪的话,首先当事人必须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其次其属于能够负担和抚养而拒绝抚养,并且需要达到一定的恶劣程度。

不过,即便未构成遗弃罪,孩子的父母及其家长也有抚养孩子的义务。“父母双方的家长和学校是有教育缺失的责任的,至少在性教育这一块做得很不够。”廖建勋表示,希望社会各方能更重视对未成年人的性教育,避免再次出现类似情况。

小偷盗羊怕其叫声惊动失主 放音乐安抚露馅被刑

  中新网重庆8月10日电 (李明刚 刘相琳)偷羊贼担心羊叫惊动失主播放音乐安抚羊,不料音乐声太大引来失主被发现。记者10日从重庆荣昌警方获悉,根据失主提供的线索,警方成功将4名嫌疑人抓获。
  警方介绍称,7月4日,失主李大爷到荣昌区公安局盘龙派出所报警称,几名可疑男子开车盗窃他家山羊,他发现时偷羊贼已得手开车逃跑,但他记下了车牌号码。
  接警后,民警根据李大爷提供的车牌信息,调查到嫌疑人作案所用车辆属于荣昌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租车人是四川隆昌人邓某。民警找到邓某家时得知,邓某7月初便不见踪影,家人也无法与其联系。民警进一步调查发现,与邓某关系要好的李某、何某、朱某具有作案嫌疑。7月21日,邓某、李某、何某相继在四川内江被抓获。
  到案后,邓某如实供述了其租车偷羊的犯罪事实。邓某称,他一次下乡时偶然发现,一些养羊户将羊散养在偏僻的公路田边没人照看,便动了开车下乡偷羊的歪脑筋。7月4日上午,他从荣昌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租车后,伙同李某、何某、朱某下乡寻找盗窃目标。邓某等人驾车行至荣昌区盘龙镇龙王村一村道时发现,有两只山羊散养在路边,无人看管。几人便下车准备将羊捉上车,但羊被抓后大声鸣叫。邓某害怕羊叫惊动失主,便将车载音乐开到最大,以此安抚受惊的山羊。没想到音乐声引来失主李大爷,恰好看到这一幕。
  8月10日,随着最后一名嫌疑人朱某在四川隆昌落网,邓某等4人因涉嫌盗窃先后被荣昌警方刑事拘留,该案还在进一步办理中。

六名大学毕业生抱团搞传销 从受害人变团伙头目

  新华社南昌8月14日专电(记者赖星)从陷入传销组织,到成为团伙头目,6名大学毕业生以“1040工程连锁经营”为诱惑大量发展传销人员。南昌警方日前捣毁这一传销组织,冻结涉案资金1000余万元。

  南昌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介绍,2015年4月份以来,李某、陈某某等人利用“1040工程连锁经营”为诱惑,以加入后持有股份为手段,以发展人头数为主要计酬方式的形式进行传销活动,发展下线200余人,涉案资金数千万元。

  2015年11月,高新分局经侦大队抓获陈某某等犯罪嫌疑人3名。鉴于案情重大,2016年6月,公安部将此案列为部督案件进行侦查。经过数个月的缜密侦查,经侦大队先后将该组织的头目李某、秦某、杨某抓捕归案,其中杨某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A级头目。

  经审查,杨某、李某、秦某等6人均系大学毕业生。杨某自2011年陷入该传销组织并加入后,以感情、事业吸引为幌子,先后骗取其同学李某、秦某加入,并在安徽合肥、河南郑州等地发展传销人员。

  据杨某等人交代,该“1040工程连锁经营”传销组织规定,刚加入的成员需要缴纳每份3800元获得加入资格;缴纳6.98万元直接升为主任级别,“会费”之后就要不断发展自己的下线“业务员”销售“产品”,且每个人最多可以发展3个直接下线,下线销售的“产品”也算入自己的销售累计数中。该组织将人员层级划分为实习业务员、业务组长、业务主任、业务经理和高级业务员(即老总)。

  目前,犯罪嫌疑人陈某某等3人已被移送起诉,犯罪嫌疑人杨某、李某、秦某等人均已被刑拘,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少年报假警称团伙密谋制造暴乱 惊动近百警力

  一趟从杭州开往郑州的列车上,悄然打出一个报警电话:十几个人组成的一个暴乱团伙疑似携带枪支刀具,正密谋等列车停靠安徽省广德火车站时,制造一起暴乱行动。这起警情引起广德警方高度重视,县局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调集派出所、特警、武警近百人,携带武器到火车站布防处置,疏散无关群众,途经广德的多趟列车被紧急调整时间表。然而到最后,大家发现这是一起假警。报假警的是个不满18周岁的少年,此前他还多次报假警称有人吸毒、非法持枪等。这次,这名少年玩得太大,终于把自己玩进了班房,被判刑6个月。
  假警
  暴乱警情惊动近百警力
  今年5月22日下午,周某在乘坐杭州开往郑州的火车上,为满足自己精神上的空虚,搞恶作剧,用手机向广德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报警称,在其乘坐的列车上听见有十几人商量,说要在该列车到广德火车站时制造一起暴乱行动,可能携带枪支刀具等武器。
  案情重大,广德县公安部门接到报警后迅速反应,启动应急预案,召集派出所、特警、武警多警联动,共出动警力近百人,所有处置人员携带武器、警械第一时间赶赴火车站进行处置,并紧急疏散附近无关人员,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社会恐慌。
  接到警情后,广德县火车站紧急将情况向上海铁路局进行汇报,报警人所处的列车被重新紧急调度,调整了到达广德火车站的时间。与此同时,为了防止这趟恐藏有暴乱分子的列车靠站时,停站列车太多,其他多班次途经广德火车站的列车全部被调整发车时间,并缩短前期各停靠站停靠时间,极大地影响了沿途乘客的正常乘车。
  然而当报警人所称的这趟藏有暴乱分子的列车抵达广德火车站后,特警、武警上车细细排查后,未发现任何可疑情况。 4天后,也就是5月26日,报警人周某被江苏省张家港市公安局塘市派出所民警抓获归案,他承认报了假警。 5月27日,周某被广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供述
  为寻求刺激多次报假警
  据周某交代,5月22日下午,他在广德火车站下车后,看到大批特警、武警荷枪实弹驻扎在广德火车站,心里就升起了强烈的刺激感。随后,他买了一张广德开往杭州的返程票,在广德开往杭州的列车上,他又向杭州市公安局报了一次假警,称一个叫周某的人身上携带了毒品,其实周某就是他本人,而他并没有携带毒品,杭州警方经过盘查未发现毒品就将其放了。
  此外,在今年5月10日晚上,周某在广德某洗浴中心也报了一次假警,称一个叫周某的男子在该洗浴中心某房间内吸毒,还随身携带有仿真枪。后经民警排查,该房间就是周某本人入住的,经过检测,周某也并没有吸毒,民警遂将周某放回。
  周某称自己一次次报假警纯属是在搞恶作剧,是为了好玩,满足精神上的刺激,且前几次报假警也未见警方对自己有所处罚,并未想到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叛决
  少年玩火自焚获刑6个月
  日前,广德县人民法院对周某依法进行了一审判决,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周某编造虚假恐怖信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已构成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被告人周某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依法应当从轻处罚;归案后周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且当庭自愿认罪,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遂依法判决被告人周某犯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一个假警电话造成的危害
  警方启动应急预案,派出所、特警、武警出动近百人紧急疏散火车站附近无关人员,造成一定程度恐慌多班次列车被调整发车时间,极大影响了乘客正常乘车
  警方呼吁
  据警方介绍,无效报警和假报警行为的出现,大量占用警方有限的线路资源,严重干扰了警方的正常调度,有可能使真正需要帮助的群众,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帮助。警方呼吁大家杜绝反复拨打滋扰、恶意骚扰110、或报假警等违法行为的发生,让警方能在第一时间赶赴需要帮助的群众身旁。

一市民私藏花炮110多公斤被拘留

  本报讯(记者 高健 通讯员 李谭)普通民居里储存110多公斤烟花爆竹,民警入室检查,及时清除了安全隐患。昨天,私藏烟花的赫某被海淀公安分局行政拘留。
  1月1日,温泉派出所民警在走访时,看到路边的一排平房前,一对男女正在往平房内搬运红色大纸箱子。见到民警二人仓皇离去,门钥匙都没拔。民警于是打开房门检查,没想到房内堆满了烟花爆竹。经民警现场清点,平房内共有烟花爆竹14箱,共计110多公斤。
  赫某被海淀警方行政拘留,收缴的烟花爆竹已移交分局处理。
  民警提示,春节临近,市民应通过正规渠道购买烟花爆竹,切勿大量储存,以免引发安全事故。若发现违规储存或买卖烟花爆竹的行为,请及时向公安机关举报。

6人谎称给“黑老大”干活 强行低价买铝材被刑拘

  本报讯(通讯员丁其刚 丁珮 记者付豪)外地男子谢某模仿影视剧中的黑社会,谎称给“黑老大”浇铸佛像、关公像,带领妹夫、两个儿子及两个侄子等6人流窜至四川、武汉,强行低价收购铝合金边角余料,从中牟取暴利10余万元,结果落入东西湖区警方布下的法网。昨天,涉嫌强迫交易犯罪的6人被东西湖区警方依法予以刑事拘留。
  现年43岁的男子谢某,家住河南省息县。2016年年初,谢某带领妹夫、两个侄子及两个儿子到四川做废铝材收购生意。因废品生意越来越难做,谢某与24岁的侄子谢某磊商议,专找四川省内加工铝材的工业园厂家,模仿影视剧中黑社会的形象,谎称他们是受雇于“黑老大”的马仔,要给“黑老大”浇铸佛像、关公像,强行低价收购边角余料,再以高价出售。
  今年3月初,谢某与侄子谢某磊等6人“转战”湖北,租住在汉口谌家矶一家旅店内,用手机地图软件搜索铝材加工工业园。而后,剃着光头、颈戴黄金项链、一脸凶相的谢某与谢某磊等6人携带撬棍、锹把手、铁锹等物品,故伎重施,冒充“黑老大”手底下的马仔,窜至青山、东西湖等地作案。
  6月29日上午9点,谢某带着侄子谢某磊等人来到东西湖区慈惠农场中小企业城一家铝材加工厂,声称几天前在一场冲突中,自己的几个兄弟被砍伤,黑老大“六哥”要他们出来搞点铝材,熔化后铸成关公像来拜,以获得关公的佑护。
  说话间,谢某等人不由分说,将该企业价值万余元的废铝材强行搬上车,丢下2000元钱,扬长而去。企业负责人向前来走访的东西湖区公安分局“万名警察进社区”民警及慈惠派出所刑侦民警报案。
  警方迅速成立破案专班,对“黑社会”光头谢某等人活动轨迹进行多方排查,并在其活动频繁的地区设伏布控。
  前天上午10点,谢某等6人再次进入东西湖区慈惠中小企业城,被警车堵住去路,谢某等6人当场落入法网。
  经审查,谢某等6人交代,自今年3月以来,谢某等人谎称是黑社会雇佣的马仔,先后多次强行低价收购铝材的边角余料,从中牟取暴利达10余万元的违法犯罪事实。